湖南省常德市臨澧縣柏枝鄉,一個被當地百姓稱為“天蓬元帥居住”的養殖場污染當地水庫和數百畝農田,曾懸掛“公安局重點保護”招牌。
  該養豬場開業至今6年,一直無“環境影響評價”手續,當地環保部門曾為該廠下發3次警告通知。村民為此上訪多年。
  目前,市環保局已經對該廠立案,如果9月30日之前,治污整改再一次無法完工,將上告法院強制執行。
  本版文/圖京華時報記者孟凡澤
  □排污
  廢水排入農田稻穀變黑當地吃米外購
  該養豬場註冊名為“湖南湘瑞健農牧有限公司”(以下簡稱瑞健公司),地處柏枝鄉雨台村郝家埡水庫旁。
  據村民黃顯榮介紹,他家是距離養豬場最近的,從2008年該場開建以來,他的生活就發生了改變。“以前我們都吃的是水庫的水。”黃顯榮說,養豬場建成後,污水直接排入水庫,1.2平方公里的水面顏色變黑,大量的魚死亡,村民更是無法再飲用。此後,各家各戶打井,飲用地下水。但沒過幾年,井水慢慢被污,伴有異味。無奈之下,村民集體上告到政府,要求安裝自來水。“自來水管鋪好之前,我們只能去幾公裡外的水庫上游挑水吃。”去年11月,自來水管道陸續鋪設完成。
  除去飲用水,村民們賴以生存的農田也難逃厄運。經村民維權,養豬場的廢水不再排入水庫中,卻轉而排入水壩下的田地。據瑞健公司總經理黃定輝介紹,水壩下方近百畝曾經荒廢的農田被公司承租,用作生物氧化塘。
  記者前往水庫後,下車便聞到刺鼻的臭味。污水從管道排出,流經生物氧化塘,再流入下游灌溉農田的水塘,在距瑞健公司3公里的農田旁,記者見到水塘內水體仍呈黑色,並有大量泡沫堆積,惡臭熏天。據村民介紹,如果赤腳從被污染的水塘旁的溪流走過,皮膚刺癢難受,腳在水裡泡久了會痛。“所以現在下水田,必須要穿雨靴。”
  “污水流經的農田已經無法耕種,被污染水塘旁的農田種出的水稻是黑色的。”黃顯榮介紹稱,他家有10畝地,全部受影響。從去年開始,水稻大量減產,相比以往每年2000斤,現在只有500斤。在黃顯榮的家裡,記者見到一個儲量罐,裡面裝著還未去殼的稻穀,顏色發黑。
  黃顯榮用雙手碾壓稻穀後,便脫殼出大米,米粒並不完整。“這都不正常,我們自己不敢吃。”他說,當地村民收穫僅有的這些稻穀後,會賣往外地,再加錢從外面買米來吃。
  “附近的水塘里,連小龍蝦都絕跡了。”黃顯榮說,每天到了晚上,蚊子成群,一個夏天要買幾十捆蚊香十餘罐滅蚊劑。“晚上必須關門關窗睡覺”,他稱,孩子早起去上學,打開門後,張嘴說話蚊子都能撞進嘴裡。
  □維權
  村民屢次上訪治污承諾屢次被拖延
  2013年12月,一份印著200多名雨台村村民手印的請願書,被遞交給當地政府,請求關停豬場。此前,多名村民就已走上維權路,村民雷子榮算是最早上訪者,2009年起便開始奔波。
  2012年10月15日,村民張麗軍狀告養豬場影響其生產生活。法院一審二審認為,養豬場確實存在排污問題,但並未給原告帶來直接身體健康影響和經濟收益損失(被告租用原告田地,原告有固定收益),所以判決駁回原告8000元的索賠請求。另外,法院判決書寫明:在判決生效後(2013年1月22日),要求被告在3個月內通過“環境影響評價”,並按環境影響報告書的規定完善防治措施。
  村民周道兵,曾從鄉裡找到縣裡,從縣裡找到市裡,最後到省里,無果。其間,常德市環保局針對省環保廳交辦“臨澧縣柏枝鄉雨台村養豬場污水流入水庫造成嚴重污染”信訪件,回覆稱:“污染治理設施於2013年12月31日配套到位,做到達標排放。”
  村民雷霖,去年6月25日,開始在鳳凰論壇發帖子,訴說污染問題,初次得到政府回應:該養豬場將在2013年9月份開始建設沼氣池。可此問題從去年6月拖到9月,又拖至12月。雷霖上告國務院信訪局和國家環保部。今年5月份,他收到當地鄉政府的答覆意見書:預計養豬場將於2014年6月完善污水處理裝置。
  而就在上個月,養豬場方面、當地環保局及政府部門出面,又將整改日期推遲到9月30日。“這種放任企業污染環境的行為,我們老百姓不理解。”
  □曝光
  自掛“重點保護”招牌公安局摘牌並處罰
  今年4月24日,有當地媒體報道該廠污染嚴重,造成水庫大面積死魚和數百畝稻田受污染。除此之外,媒體拍到該廠門口懸掛“臨澧縣公安局重點保護單位”的照片。報道登出後,當地公安局回應稱,“重點保護”的牌子並非公安局頒發,而是企業自行掛上。隨後,公安將牌子摘下,並對企業責任人做出處罰。
  據瞭解,掛牌者為瑞健公司老闆賈從華,臨澧縣政協委員,有村民稱其姨夫為政協主席。對此,臨澧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,賈從華有親戚在政協工作,但一人做事一人當,污染的問題應該由賈從華負責。
  雖然“重點保護”的牌子被摘,但污染問題仍未解決。在今年4月媒體的報道圖片中,郝家埡水庫中有大量死魚漂浮在水面上。而京華時報記者在現場走訪時有村民反映,水庫中大部分魚已經死亡,養豬場為了凈化水質,買來新的魚苗投入,魚苗無法適應水質,再次大量死亡。
  “也會有一些魚,估計是有抵抗力了”,村民胡興忠說,偶爾為了消遣,也會前來釣魚,但很少可以釣上來,偶爾有釣上來的,魚身上也長有白斑,“不敢拿回去吃,就是為了玩,釣上來就放回去。”
  □進展
  市環保局立案保留訴至法院強執權利
  7月13日上午,京華時報記者前往瑞健公司,總經理黃定輝在接受採訪時表示,該廠確實存在污染問題,主要排放的污水是沼液。據他介紹,由於近年來效益不好,養殖場減產至五六千頭豬。該廠成立於2008年,廠長為賈從華。當初規模較小,2011年後重新組建公司,目前有賈從華和蔡瑁(音)兩位股東。多年來,因為污染的問題會經常與村民發生衝突,政府部門也多次出面協調,公司一直積極配合,目前已經建立了乾濕分離機、1000立方米的沼氣池和生物凈水設備。“凈水設備需要細菌培養,調試完成後,排出的廢水便合格了。”
  縣環保局主管信訪工作的郭大毅表示,該養豬場由於歷史原因,一直沒有通過“環評”,現在存在污染問題,環保局期間也無法為其評定。2012年年底、2013年10月、2013年11月,縣環保局曾對該廠下達共3次“責令整改違法行為通知書”,此外,2014年4月24日,因為該廠懸掛“重點保護”牌的問題,曾聯合縣公安局,在政府網站上對百姓公告,保證該廠在今年6月30日前完成配置凈化排污設備。
  郭大毅稱,因為天氣原因和施工問題,該廠的排污設備還需要一段時間完善,最遲期限為今年9月30日之前。目前,市環保局已經對該廠立案,如果9月30日之前,再一次無法完工,將上告法院強制執行。村民反映多年,為何遲遲不能解決問題,郭大毅稱,縣環保局一直在有條不紊地進行工作,進程緩慢有多種因素。
  至於為何不能將廠“停業整頓”,郭大毅稱,“豬是活體,要求其停產有困難”。  (原標題:豬場污染數百畝稻田多年未叫停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

pc61pcis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